首页 独家 明星 影视 八卦 音乐 综艺

比韩剧狗血!财阀千金吸毒牵连多位男星,丈夫背锅离奇自杀?

Date:2021-01-13 10:49 来源: 看点娱乐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 八卦 > 正文
 

  上周,一则新闻在韩国闹得沸沸扬扬。有韩国第一乳业公司称号,市值近18亿人民币的南阳乳业公司,创始人唯一的外孙女黄荷娜,因在缓刑期间复吸毒品再次被警方拘留。

  但这甚至还不是新闻最大的爆点,因为被捕前不到一周,黄荷娜的丈夫吴某在去警局修改口供自首后离奇自杀身亡,而与吴某一起吸毒的朋友B某也自杀未遂,目前躺在重症监护室中,生命垂危。

  有人怀疑,这是1988年出生的黄荷娜为掩盖更大罪行下的毒手。一时间,关于她的话题再次席卷韩网热搜。这位财阀第三代千金过往的种种劣迹,再次浮出水面。

  吸毒史疑似长达12年,却从未真正地被送进大牢。身在韩国名利场的top圈层,和各种大佬以及爱豆同框,被曝光曾参与贩毒和权色交易,也依然能够全身而退。

  韩剧《顶楼》里撕到鲜血横飞的剧情,遇上真实生活里的财阀故事,只能是洒洒水般的微不足道。

  夜店事件之财阀千金

  要讲黄荷娜的故事,就绕不开2019年初几乎掀翻半个韩流圈的Burning Sun夜店事件。先带大家简单回忆一下当年的情况。

  2018年11月,一位29岁的男性在首尔知名夜店Burning Sun里,因为救助一名疑似遭遇下药性侵的女性而被殴打。次年1月,韩国MBC电视台曝光该案,引发轰动,并牵出一系列韩国娱乐圈知名人士涉嫌性走私、毒品、偷拍,警方检方和权贵勾结不作为的案件。

  众多涉案的韩流人士或退团或退出公司,有的被判刑坐牢,同时事件引发上万民众走上街头游行抗议。当年女性抗议者反对色情偷拍写的标语“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”,直到现在都令人震撼。

  事件曝光后的2019年4月和5月,MBC电视台报道,YG娱乐创始人杨贤硕于2014年为海外投资者安排性服务(检方最后因证据不足,认定杨贤硕无嫌疑)。

  当时受邀出席餐会的人物,除了财阀千金黄荷娜,还有曾主导马来西亚“一马公司1MDB”,帮助马前首相纳吉布贪腐上十亿美元的商人刘特佐。

  (右杨贤硕;左刘特佐,曾投资电影《华尔街之狼》、追求过超模米兰达·可尔,赠送过价值上百万的钻戒和定制钢琴。)

  这则新闻曝光后不久,Burning Sun的一位夜店职员在药检时爆出了经常去的客人黄荷娜的名字。

  作为鱼龙混杂的夜店常客,财阀千金黄荷娜的圈子也比较杂,除了财阀朋友、某些流量艺人,都曾经和她有过合影,其中就有一些后来被指控偷拍性侵女性的男艺人。

  被夜店职员曝光后,黄荷娜随后接到警方问讯,并接受尿检,最后因阳性被捕。黄荷娜当时辩解称,自己是在夜店通过熟人介绍,后来睡觉时被关系亲近的艺人强行注射的毒品。

  此言一出,黄荷娜当时已分手的前未婚夫,主演过《屋塔房王世子》、《想你》等大热韩剧的艺人朴有天,立刻被媒体cue进了“群聊”。

  (黄荷娜和朴有天曾在2017年4月订婚,于2018年5月宣布分手)

  朴有天刚开始否认涉毒(冰毒),随后却染发,最后剃光头发和身体毛发后才接受药检,最终还是因阳性被捕。

  2019年7月,黄荷娜、朴有天先后接受审判。黄荷娜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,缓刑2年,罚款12300人民币。朴有天被判有期徒刑10个月,缓刑2年,罚款8200人民币。

  从4月被捕,到7月缓刑交罚款后立刻被释放,两人被拘留的时间,只有100多天,三个多月。

  这之后,朴有天的演艺事业一落千丈。另一边,出狱时穿着整洁,对着记者说抱歉,会深刻反省的黄荷娜,她头顶的“毒云”,实际上从来就没散开。

  丈夫吴某之死

  夜店事件曝光后,有消息称,Burning Sun的一位被控贩卖毒品的经理人,实际上就是黄荷娜的毒品提供者。而早在2009年,21岁的黄荷娜就已经在首尔江南的夜店区和这位毒贩接触。

  2011年,黄荷娜曾因为吸食大麻被捉,但被递了公诉书后,突然没了后续。2015年,她又被控向一位大学生售卖0.5克的甲基苯丙胺的兴奋药物,但最后又被检方赦免。

  到了2019年,伴随着夜店事件东窗事发,韩国民众舆论的推动下,MBC曝光了黄荷娜和朋友2015年吸食冰毒后的录音。这位说自己不会“被动一根手指”的财阀千金,在录音里嚣张表示:“呀,我叔叔、爸爸和警察厅长都认识。开玩笑吗,巨好的朋友!”

  除了长辈“上面有人”,上周MBC公布的新的录音里,黄荷娜和丈夫吴某,以及朋友B某更是嘻嘻哈哈评价几年间吸食毒品的愉悦程度。

  例如某次吸的冰毒,没有前几次的“给力”,某某朋友吸完后“真他妈疯癫”等等。甚至,还有黄荷娜和朋友讨论“你吸三格半,我吸四格”的剂量比拼。

  录音里,黄荷娜还笑着对丈夫吴某说:“我隔壁的姐姐因为吸毒死了,赵警察打电话给我说的,那个疯女人…”

  语气之嚣张,态度之无所谓,令人瞠目结舌,背后一凉。在许多人的科普认知里,毒品一旦上瘾,就是身心的双重依赖。从大麻、兴奋药物过度到冰毒的黄荷娜和她身边的人,更不是一般的“毒虫”。

  去年9月,黄荷娜的丈夫吴某,去年主动自首接受调查,查出阳性。被认定吸毒后,问讯中,吴某否认妻子再次主动吸毒,表示是在她熟睡时才去“下的毒”。最终意思就是:都是我的错,与她无瓜。

  这样的解释和2019年黄荷娜被逮捕后,她供述自己是在夜店被艺人朋友强行注射毒品如出一辙。

  案件交给检方,吴某等待进一步的审判。因为没有黄荷娜复吸的证据,新闻在当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。结果12月17日,前面提到的录音里,和黄荷娜嘻嘻哈哈讨论吸毒的丈夫吴某的朋友B某,跳楼自杀未遂,生命垂危。

  第二天,12月18日,黄荷娜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几张自杀割腕的血淋淋照片,并附上和某人的争吵截图。截图里黄荷娜说:“我不想这么做,因为我长大了不想孩子气。我会原谅所有的事情,但把偷走的240万的车还回来。”

  她另外的朋友(未确认身份)也发图文写道:“我是荷娜的朋友,她试图自杀现在在抢救。她在遗书里一直提到吴某。请大家不要留下恶评,这和杀死她差不多意思,请不要杀死她。吴某,请你救救她。”

  正当韩国网民还在一脸懵逼,不知道黄荷娜究竟发生什么事要自杀时,12月22日,她的丈夫吴某,也许是受到朋友B某自杀的刺激,突然反悔,修改了自己之前的口供。他回到首尔龙山警察署,招认了黄荷娜复吸毒品,自己是在对方委托下,进行了虚假陈述。

  吴某去修改口供之前,打电话给了B某的朋友C,表示大家诚实说出真相,把黄荷娜复吸毒品的事实公开。可蹊跷的是,修改完口供后几天,吴某自杀身亡,还留下了一封遗书,上面写道:“把黄荷娜拉进了毒品,很抱歉。”

  吴某自杀后,12月28日,10天前割腕,因为缓刑期间复吸毒品,并被怀疑有可能逃跑、毁灭证据的黄荷娜被捕。接受调查时她表示,自己是“不知不觉被针刺到了”,丈夫自杀前就准备坦白一切等等。

  B某自杀未遂,丈夫吴某自杀身亡,新闻曝光后,吴某的朋友表示,他绝对不是会选择自杀的人,一切太过蹊跷,希望查明真相。但死者是不会讲话的,活下来的黄荷娜,这次又会如何想尽办法逃脱复吸,甚至疑似谋害亲夫的罪名,还是未知数。

  事件发生这两周以来,扑朔迷离的案件线索,让网友们十分疑惑。有的网友一年前就已经在指责有关部门不作为,因为黄荷娜的财阀千金身份,屡次让她逃脱。

  有的从韩剧角度开始分析:

  各种社会阴暗面的感叹:

  回到黄荷娜本身,她2009年开始和毒贩接触,2011年吸食大麻无人管,2015年售卖兴奋药物被赦免,上亿身家的财阀第三代,世俗意义上漂亮美丽的千金大小姐和她身边的朋友们,对毒品始终是如此的习以为常。

  而最明显的,和那些非财阀出身的吸毒者们不一样的,黄荷娜犯事后大多数时间都是轻松自由身。就算2019年7月被判了缓刑,南阳乳业为避免负面影响,发了严正声明撇清和她的关系,她也依旧回到了财阀长辈的庇护下,自在地生活。

  黄荷娜在2019年7月出狱后,到去年底再次被捕的缓刑期间,社交媒体更新频繁,经常名表豪车,全世界各地旅游,收获一堆“颜粉”点赞,还悄悄结婚,过起了其他涉案者不敢奢望的家庭生活。

  一边是韩国民众一轮轮的抗议,怒斥政府和检方不作为,各种请愿,一边是不少人对吸毒者的“笑贫不笑毒”的点赞,极其讽刺。

  2018年上映的韩国电影《燃烧》里,财阀二代、三代们寻找人生意义,为乐趣杀人,满足精神上的“饥饿”。

  而在黄荷娜所处的世界里,她和身边人的“饥饿”-- 玩乐毒品的日常,又何尝不是电影里的现实投射。

  韩剧里的惨烈,哪有现实生活来得凶猛。

  • 娱乐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QQ:3007379060